当前位置:皮奇文学网首页 > 文学期刊>正文

半调子随笔

发布时间:2019-10-06 12:21:05
点击: 4

这半拉子嘀嗒,

嘀嗒的声响;连绵不断的把我从梦中唤醒,朦胧的向窗外望去,又看不到雨点;睁大困倦的眼睛再细细分辨。确实我家房檐也还有少许没落干净?原来是别人家的房檐还余些。

今年的雨水我已经不是一次的抱怨了;

我也开启了我自有的模式,

感觉有些极端,但没雨的时候天气又是开启炙烤型的模式,多是雨水充沛有余,一觉方觉,有空没空我就是喜欢写点东西。这是兴趣,反正写得很烂。我这躁动的写作情绪了将得以肤浅的。

每天不唠嗑点东西出来已经开始觉得不习惯了。

看来我已经如释重负的开启了兴趣的写作模式。

相比这样零负担的方式写,

我也不要欲迎还休的遮遮掩掩什么了?依我看啊!可能是因为当年网络游戏沉迷的劲头转移到这个方向了;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没办法,我就是要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挤兑些牙膏出来。再也不用因为和自己较劲并受自己的约束或是那种贵族式的严苛要求来鞭策自!

那种看似几近虐待自我的方式再见了,真是好得太多了!才偶尔擦出一毫厘的咝咝火花,不用每天都在内心里或脑海里都斗争得头破血流的。可以给我充裕的时间去构思新的东西,恰恰相反;即使写不出来。还可以每天都有交差式的作为来满足自己的。

只要有空没空多写写,聊表满足的心意便可,远处又一声雷响;草。

关键词标签
我要说两句
热门推荐